世紀.二元對坐:時裝的性別定型
文章日期:2021年4月27日

【明報文章】去年芬蘭女總理為雜誌封面拍照,封面照青春可人,但因為西裝褸下養眼的仿真空狀態,被網友轟為有失專業,但同時,普京半裸上身卻只引來豔羨目光。另一邊廂,美國左翼基層出身的AOC,也成了時裝界的新寵兒,不僅在Vanity Fair的封面上打扮光鮮,且據說每次她在聽證會的服裝佩飾,都迅即在網上熱賣。衣著打扮作為人的「第二層皮膚」,自然不僅為了遮身保暖,界定和表達主體的身分也是極其重要的,其中最重要的身分之一便是性別。生理性別一方面限制了你可以穿什麼,應該如何打扮,另一方面這些打扮又進一步內化了那些對性別的固定印象和特質。男穿褲女著裙,男愛藍色女愛粉紅,仍然支配着無數人對性別形象的理解。但如今,時裝不應只理解為服務某些性別定型的中性工具,更成為一場新的爭戰,規訓或解放人對性別的固有印象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