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陣:國安年代:香港新選舉制度的濫觴/文:蔡子強
文章日期:2021年3月31日

【明報文章】昨天人大常委通過決議,修改《基本法》附件一及附件二。在新的選舉制度下,主體是選舉委員會,它在提名和選出特首和議員上,擔當重大角色,並且用來體現北京的政治意志。中央在選委會加入了同鄉會、內地港人團體、基層社團、全國性團體等,甚至是撲滅罪行委員會、防火委員會這些令人莫名其妙的界別,且代表數目十分之多,與它們的代表性和重要性完全不成正比,原因是北京只着眼於這些界別的忠誠和可操控性。中央要把安全系數定得十分之高,不惜犧牲了選舉制度的民意認受,以至國際社會的觀感。未來民主派參選者,若然得不到中央信任和放行,根本難以入閘,且就算悉數獲得放行,最樂觀估計,也只能在立法會大概拿到約六分之一議席,只能當個「澳門式的議會花瓶」。香港進入「國安年代」,事事要大幅提高安全系數,也是這個新選舉制度的濫觴。

這是明報教育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