顏色口罩
文章日期:2020年2月2日

【明報文章】執筆之時,我竟然想起了Erwiana。她是二○一四年一宗香港僱主虐打印傭案的主角,如果當年看過她那張刊登在報紙上的照片,你大概很難忘記:眼皮腫脹,臉皮瘀黑結痂,四肢滿是新傷舊疤。我想起她,是因為認識了一位印尼姐姐,她這幾日指揮其女兒在家鄉四出奔波,就是為香港的mom搜購口罩。而這位港mom又惠及她身邊的人,替上百個親戚朋友黃絲藍絲代購。家有印傭,故事卻截然不同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