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慧麟:美港關係的分水嶺
文章日期:2019年9月26日

【明報文章】早前有些分析說過,美帝國會通過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》的最大障礙,其實來自特朗普(侵侵)政府,特別是這次草案的討論,出現了典型的「院會矛盾」,即是「國會熱,國務院冷」的矛盾。有兩點令人關注。其一,強硬反中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辭職敗走,原因之一,是在對中貿易立場上不惜「攬炒」,似與侵侵較為溫和的想法有異。其二,上周,負責港美政策的官員、助理國務卿史迪威(David Stilwell)在國會聽證會內,重申香港有足夠自治,足以維持美帝對港的特殊待遇,並且沒有提及是否支持國會的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》,只是說會以長遠的目光視之,亦重提希望以和平方式處理香港問題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