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定格:熱血飛髮團
文章日期:2022年5月18日

【明報專訊】已經忘記了他們當年的高考成績。記憶像一列載滿歡笑的直通車,通向末代高考最後兩年。那兩年(中六、中七),我是他們的班主任,也是他們關係特別的朋友。既要擔當教師的職責,又會投入跟他們交心、聊天,好像一整支足球隊,我是教練和領隊,他們是我喜愛的球員,時而嚴肅地訓勉或責備,時而開懷地說笑或遊戲。當中許多聆聽、支持、鼓勵,團結起來,建立目標,知道人生來到要寫最多字的「考試年」,知道路上並不孤身一人,左右四周都是「齊上齊落」的隊友,教練亦在瞻前顧後,讓大家「上路」上得特別放心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