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寶強:在唔知做咩好的時代 以促導作為方法
文章日期:2021年5月10日

【明報文章】面對香港的現况和未來的前景,存在着兩種截然相反的情感狀態。其中一種是悲觀無力,常以「仲有咩嘢可以做」的提問而呈現,這大概跟「全面管治」的「新常態」有關:當選舉也「被完善」,傳媒教育等工作亦愈來愈多「紅線」,民眾自然不容易看到參與改革或轉化社會的可能;另一種則正面積極,可從「做得幾多得幾多」的說法中感知,這情感狀態的另一種呈現方式,是「鬥長命」的提法:只要一日未死,就仍然有機會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