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邦的雪
文章日期:2021年1月26日

【明報文章】久未相見的朋友在面書貼出漫天飄雪的照片,我才猛然發現,沒有一聲再見,他們一家已經連根拔起似地,離開了香港這個家。兩年以來,不時看到他憤怒的文字,隔着屏幕都感受到複雜的情緒,由最初的失望,進展到後期的絕望,從開始的高昂,到近月的消沉,面書是一本「半公開」日記,存留的點滴,側寫了一個情感豐富的中年人的愛與痛。遠走他方,作為一個階段的終結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希望人在他方,心上的傷口癒合得快些好些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