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彤東:對野味、中華文化、理想政治的再反思
文章日期:2020年4月24日

【明報文章】鄭吉雄教授在《明報》撰文,對我上月在明報發表的文章,表達了不同意見。他認為我只是引用程頤、朱熹等文化精英的觀點就得出中國普羅大眾愛護動物的結論,論證可疑。但這是徹底的誤解。我所針對的是練乙錚、龍振邦、袁國勇等人文章中對中華文化如何如何的斷言。中國文化有幾千年的歷史,稍微有一點常識和謙遜的人就應該知道,上述諸人的說法,只能是大而無當的。我文章所要論證的,只是用反例展示他們的一般性判斷是站不住腳的,而我並不是要給出另一套大而無當的判斷。並且,他們這種「醬缸」中華文化的做法,從新文化運動,到魯迅,到柏楊,都非常流行。傳統中國確實有問題。但是激進的反傳統真的給我們帶來了美麗新世界嗎?歐洲激進革命以法、俄為代表,也成為清末以來中國革命者的模範,但其代價明白可見。與此相對,歐洲最成功的現代轉型是英國,而其轉型恰恰是保留了很多他們的傳統政治與文化的保守革命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