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紀.夕拾朝花:大人の戀愛
文章日期:2019年9月16日

【明報文章】總有一些軟弱的時候吧,例如對現實漸漸感到疲憊,或很廣義地說,覺得自己慢慢失去對事物產生愛的能力時,就想拿起一本「帶我走吧」的小說。事緣曉陽兩個多月前傳我平野啟一郎的TED X Kyoto,這個二十三歲即憑小說《日蝕》獲芥川獎,被譽為「三島由紀夫轉世」的作家,在不到十分鐘的TED演講中,很專注、很耐心地講一件事︰自戀。而且在有點平淡又有點啟悟的氣氛中下了這麼一個結論:愛一個人,往往就是戀上與那個人一起的自己。因此,愛人就是自戀;自戀的人,往往也最能愛人。頗有「絕望之為虛妄,正與希望相同」的况味。生於一九七五年的平野,整個人散發着踏入四十歲後無可無不可的優秀感,有點疲倦、也有點亮。二○一六年的小說《日間演奏會散場時》於去年出版中譯本,以古典結他手與戰地女記者的偶遇及愛情為主線——好吧,帶我走吧!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