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帆川﹕黃牛黨為何不怕傳媒鏡頭?
文章日期:2018年4月26日

【明報文章】「我覺得我的工作就像Levels的MV一樣,將石頭推上山,又掉下來,再推上山……」一位記者好友嘆道。日復一日的工作漸見重複,最氣餒是報道出街後,擾攘一輪,卻什麼都沒能改變。記者的無力感,是否愈來愈強?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