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篇章﹕〈只道尋常〉 「尋找消失中的香港」──黃大仙
文章日期:2019年1月4日

【明報專訊】一排井然陳列的樓房牽扯出鐵鏽斑駁,各家各戶的冷氣機掛在舊式窗櫺上,就像人探頭窗外,問今是何世。到底誰人多少世代仍久居在新蒲崗的樓房內?自啟德機場落成,原來人煙縹緲的地域逐漸設置工廠,礙於無法抵受社會飛騰,物價漲企,新蒲崗成了小資本家經營事業的濫觴[1],不論開創電子鐘表業或是布料製品廠,這裏曾為一代香港人提供餬口的機會,只是好些住戶就像無端墮進裂縫,流徙的心靈巴不得樂見安頓,員工安分地遷入,家庭與工作從此永不分離。時至今日,景福街仍有多少舊街坊留守,雖不至窠臼[2],卻仍老實地孜孜矻矻[3],過着浮名浮利何濟於事[4]的生活。

這是明報通識網-訂戶專區,進入本區前,請先登入系統...